斯科塞斯分镜手稿丨《愤怒的公牛》最经典段落是如何设计的?

一堂“视觉预览”的大师课
自动草稿
作者丨George Edelman
编译丨拍电影网Pmovie
来源丨No Film School

“在拍摄之前,画分镜图是我将整部电影视觉化的一种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我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马丁·斯科塞斯

马丁·斯科塞斯的影史经典之作《愤怒的公牛》(1980),是以出色的即兴表演作为一大亮点的,但接下来我们要说的这个场景却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结果,这依赖的是导演的功力。

关于导演,我们很容易忘记的一点是,它是各种学科的融合。有些最好的导演工作并不是归结于一种方法,而是各种方法的融合。

自动草稿

感谢Farout Magazine和Cinephilia&Beyond,让我们看到了马丁·斯科塞斯为《愤怒的公牛》手绘的分镜图,特别是关于杰克·拉莫塔和舒格·雷·罗宾逊之间那场重要而令人难忘的拳击赛段落。看看斯科塞斯是如何设计这组镜头并在最后的剪辑中准确地实现了这个设计的,这完全是一堂“视觉预览”的大师课。

在我们开始讨论分镜之前,先来了解下这部电影的创作背景。那时候的斯科塞斯刚从一部耗资巨大的电影《纽约,纽约》(1977)的失败中走出来,他陷入了个人危机。很显然,他把所有的一切倾注进了《愤怒的公牛》和杰克·拉莫塔这个角色,孤注一掷。

自动草稿

愤怒的公牛》对电影的革新之处,其中一点是它那难以被复制的叙事结构。更令人惊讶的是,看完这部电影,你根本想不到斯科塞斯其实对拳击一点兴趣也没有。这是一部“人物研究”电影,并贡献了有史以来最华丽的黑白摄影。我们看到一个人被自己内心的魔鬼所吞噬,毁灭自己和周围的一切。这是他的生存方式。

当现实中的拉莫塔看完这部电影后,问他的妻子:“我真的那么坏吗?”

妻子回答:“你更坏。”

自动草稿

罗伯特·德尼罗处于他“方法派”演技的巅峰,但也同时突出了其他伟大的电影创作者的成就。剪辑师塞尔玛·斯昆梅克从德尼罗和乔·佩西那令人难忘的即兴表演中,精心制作了一些强有力的场景。编剧保罗·施拉德助力改编了拉莫塔的自传。传奇摄影指导迈克尔·查普曼掌镜了这部影片。

这是一支才华横溢的团队,他们在一部充满潜台词、视觉美感和艺术表现力的电影中一起工作。

斯科塞斯是一个善于把控节奏的天才。他会事先预先好一个序列的音乐,然后让演员跟随音乐的节奏表演,最后在剪辑时探索出准确的节奏点。在《愤怒的公牛》中,他的这种能力,以及利用其他创作者技术的综合能力,达到了巅峰。

让我们看看这个片段:

这部影片有很多出名的场景,但这一场景尤为突出:杰克·拉莫塔被竞争对手休格·雷·罗宾逊打倒,此处的剪辑效果非常《惊魂记》里经典的浴室戏。仔细查看下面的分镜图(来自Cinephelia & Beyond),然后再看实际影片段落。你会明白斯科塞斯说的“在拍摄之前,画分镜图是我将整部电影视觉化的一种方式”是什么意思。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1B)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1C,推镜头)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7)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18)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22)
自动草稿
(25)
自动草稿
(21)
自动草稿
(23)
自动草稿
(26)
自动草稿
(28)
以上镜头实际顺序与分镜稍有区别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30B,摇镜头)

自动草稿

(34)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37)
自动草稿
(38)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40)
自动草稿
(39)
自动草稿
(41)
自动草稿
(44B)

伟大的电影创作者如何实行他们的计划,并与他们的演员和剧组人员配合,这里有非常多的东西需要学习。看斯科塞斯这些最初的视觉设计,并将其与最终成片进行比较,这是一种享受。并不是每一个场景或段落都需要这样详细的设计,但这对电影创作者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他们可以凭此确定具体该拍什么,并准确得执行。

正如斯科塞斯用实践证明的那样,你只需要一支笔和一张纸,就可以预先看到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场景(当然你也可以用当下那些便捷的画分镜软件)。画分镜图,不需要预算,你现在就能开始设计你的影片。

相关阅读:

《出租车司机》如何用长镜头表现人物“解放自我”

《出租车司机》分镜头VS成片对比

相关图书:

《大师镜头 斯科塞斯篇》

自动草稿

原作者:George Edelman    文章来源:No Film School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