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的后裔》剧本

第一集

编剧:金恩淑 金元锡

1、街头打靶处 日 外
两支枪管噗噗吐出子弹,鲜有打中靶心,提示音响起,射击结束。
电子音:您是闭着眼开的枪吗?你的等级是,二等兵,请加强练习……
徐大荣:这枪管是不是有点歪了?
柳时镇:方向调整不了,靶心也对不准。烂透了。
摊主:还要再打一盘吗?
柳时镇拉枪栓:这个为什么调不了方向?
摊主色变,抢过枪:喂!不能随便乱碰!这是美军三角洲部队沙漠战时使用的枪支模型。不是你们当兵时用的那种枪,随便乱摸会坏的。
徐大荣:不是那种枪。
路人(VO):抢劫啊抢劫……

2、街道/打靶处 日 外
路人:拦住那个小偷!拦住那个家伙!
徐大荣:看来小偷往这边逃呢。
徐大荣抓过摊主手里的枪,道了句“借用一下”,不由分说塞给柳时镇。
柳时镇:我们在休假啊!
小偷骑着抢来的摩托车冲过来,一路大叫:让开。
柳时镇与徐大荣站在街道中央。
徐大荣:玩具枪的有效射程很短,大概五米。
柳时镇:现在距离约十米。
摩托车慌乱飞奔。
徐大荣:七米。
小偷:大叔让开啊!
两人举起枪。
柳时镇:五米。现在。
玩具枪的子弹雨点般打在小偷额头,摩托车翻倒。
路人试了试车:还好摩托车没什么问题。
徐大荣:报警了吗?
路人接过包:算了。为了一个偷优惠券的,搞得出入警局更麻烦。反正,他受伤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千万别来麻烦我。
路人骑车离去。
徐大荣摸出手机:这里有一位摩托车受伤者。
柳时镇给躺在地上的小偷包扎,旁边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录视频。
小偷:行了,我没伤着。
柳时镇:躺好别动。乱动伤了脊椎,可要一辈子受罪。说着抽出小偷裤子上的腰带。
小偷:你这是干什么?
柳时镇:体现社会正义后,对伤者采取应急措施。(对摊主)那边的玩具娃娃,卖两个给我。
摊主:那是非卖品。
柳时镇:就算是非卖品也卖给我吧,要不然我全拿下。对了,有没有签字笔什么的,借我用一下。

3、甜品店 日 内

柳时镇与徐大荣对坐,空椅子一边一个摆着两只大玩具公仔。
柳时镇:你女朋友很漂亮啊!
徐大荣深情看着兔子公仔:好像是遇到了理想对象。中队长,你们也很般配啊!
柳时镇摸着自己旁边的猴子:我们是战友。真是,你干嘛要收下?
徐大荣:说别再来,他这么真诚地送给我,怎好意思拒绝?
柳时镇:你这么心软,居然以前是黑社会,真是看不懂你。
徐大荣:刚才那家伙,不会有事吧?
柳时镇:我看他从摩托车上摔下来的时候,还知道要侧倒地,应该是个会点功夫的家伙,不会有事的。
徐大荣:我那会儿也就他那个年纪吧。学运动的,得遇上个好前辈才是。
柳时镇:怎么了?不放心啊?想起以前的黑暗岁月了?
徐大荣:心里不是滋味。
柳时镇:徐上士那会儿,干了很多坏事吗?
徐大荣:我专门让别人干坏事。
柳时镇:自己呢?是黑色电影,那可怜的孩子就是犯罪片。冷血的家伙。看看,看看……
手机铃响,打断柳时镇。
徐大荣:部队吗?
柳时镇:部队是部队。(举起手机对徐大荣)但不是我们部队。
特写:尹明珠
徐大荣紧张:别接。
柳时镇:得接啊!接了让她来这儿。(佯作义愤)像个男人,见面谈清楚。
徐大荣:我请客,牛肉。
柳时镇:吃肉的钱我还挣得起。
徐大荣制止柳时镇接电话:洋酒,十七年的。
柳时镇:十七岁的话可是未成年啊。
徐大荣:介绍女朋友,表妹在飞机上工作。
柳时镇:空军吗?
徐大荣:是空姐。朋友圈里还有很多她同事的照片。
柳时镇:这么有用的家庭关系,竟然一直隐瞒到现在吗?
柳时镇把手机递给徐大荣:把你手机给我看。快点快点。
徐大荣挂断他一直在响的电话,却浑身摸不到自己的手机。
柳时镇:你现在是在给我放烟幕弹吗?干嘛摸没有口袋的那一边?
徐大荣:刚才……

(闪回)
4、街头 日 外
柳时镇在包扎过的小偷的胳膊上书写——摩托车事故,怀疑肋骨骨折。
徐大荣检查小偷的腿脚上有无伤患。小偷的异动让他起疑回头。
救护人员赶来:让一下,是这个病人吗?
徐大荣:是的,做了临时应急处理。
趁他回头的空当,小偷把从徐大荣身上夹来的手机揣进自己口袋。
(闪回结束)

5、甜品店 日 内
柳时镇:难道被偷了?
徐大荣:这家伙是不想活了。
柳时镇:不是说心里不是滋味吗?
徐大荣:刚才说是哪家医院?

6、海星医院外 日 外
小偷被抬下救护车,接病人的护士乙看到他脖子两边帮着用来固定伤处的两只玩具公仔,不由失笑。
小偷:这个先取下来吧,丢死人了,这是什么?
护士甲:别乱动,就这么抬进来。
小偷挣扎:我真的不疼,那个,我真的不疼……
救护人员捡起他口袋里掉出的手机:这是病人的东西。
护士乙:是,辛苦了。
刚巧尹明珠来电。
护士乙:你好,不是,这里是海星医院急诊室。手机主人现在因为摩托车事故进了医院。你是他的家属吗?

7、急诊室 日 内
护士甲对赶来的姜暮烟:摩托车事故受伤者。
姜暮烟抬起小偷的手臂:这里有情况说明呢。谁写的?
小偷:肇事者写的。(扭脖颈)不是让你们拿下这个吗?
姜暮烟:知道了,别动。(对护士甲)换成我们的吧。
姜暮烟欣赏地打量公仔:不知道谁做的应急处理,真不赖呢!包的又好又漂亮。看看,怀疑肋骨骨折。
说着拍他一下,小偷呼痛。
姜暮烟:肋骨骨折,没错。脚脖子呢?(继续拍打)足踝扭伤,没错。你是小偷吗?
小偷:什么?
姜暮烟拎起对方手臂:这儿写着呢。是小偷,治疗时尽量让他受点罪。
小偷:什么?我是受害者。
姜暮烟:事故处理请联系保险公司。先拍个片子,确认肋骨和脚踝状态。
护士甲给小偷更换脖颈处的固定支架。
护士乙:姜医生,外科科长叫您。
姜暮烟离开:对了,片子结果出来告诉我。
护士乙点头,对小偷:你的手机。家属来电话了,是我接的。拍片需要等一会儿,请在这里稍等。
护士离开。
小偷把偷来的手机揣进兜,拨打自己的手机。
小偷:我倒霉到家了。抢了钱袋跑的时候被枪击中了。(一边拆脚踝的临时绷带)不,说来话长,(掉下病床)你赶紧开摩托车过来……

8、海星医院走廊/楼外 日 内
姜暮烟:科长的论文资料,全部整理完了。
科长:辛苦你了。对姜医生的学习也有帮助吧?
姜暮烟:是的,很有帮助。
科长翻动文件:表格也都整理得很清楚。这次评教授就剩下最后面试了吧?
姜暮烟:是,正在认真……(看到小偷一瘸一拐鬼鬼祟祟地往外走)正在准备。对不起,病人跑了。
科长:是接受完治疗,没交钱的病人吗?
姜暮烟着急:没接受治疗就跑了呢!
小偷拎着鞋过斑马线。
姜暮烟:如果没什么要交代的话……
科长:好吧,赶紧去抓回来。怎么也得治疗啊,救死扶伤才是我们的根本。
姜暮烟:是,那我先走了。
姜暮烟匆忙鞠躬,跑走:崔护士……

9、急诊室 日 内
病床上扔着拆下的绷带。
护士甲:病人呢?
护士乙:哦?刚才还在呢。
小偷(OS):我真的得走了。
姜暮烟推着轮椅走进来。
小偷:如果我留在这儿,医院会有麻烦的。
护士甲:逃跑了啊?(对护士乙)你居然没看到?
护士乙:对不起……
姜暮烟:都快跑到停车场了。看脚脖子肿得更厉害了。
小偷:真烦人。要是被大哥们抓到我就不是躺在急诊室里,而是躺在灵堂里了。医院有什么权利把我扣起来?要不要治疗是客人自己的意愿。
姜暮烟揶揄:不是权利而是义务,客人。想走的话就签署一份拒绝治疗书。
护士甲:把医疗费交了再走。
小偷:什么?我为什么要交钱?我来这儿什么也没做过。
护士甲:已经接受过医生的诊疗,当然得付医疗费。
小偷:如果付不出呢?
护士甲:那就报警。
小偷:你们这些人,真是……知道了知道了。朋友说好要过来,躺着等他来就行了吧?
小偷说着往外走。
姜暮烟阻拦:床在那边,客人。
小偷:去厕所,厕所。
姜暮烟:我能信你吗?
小偷:不会赖你医疗费。把手机押给你,行了吧?(嘟囔)要不把这儿都砸了……放手啊!真是……
小偷不耐烦地拨开护士甲,一边嘟囔“真倒霉”一边开门出去。
姜暮烟还要说些什么,刚才小偷塞给她的手机响起来,来电人——大老板。
姜暮烟:大老板?还真会玩儿。把这帮家伙全送到军队里去,才会知道洗心革面!
姜暮烟把手机收起来,对其他人:干活。

10、海星医院外 日 外
柳时镇驾车停在医院门口:这家伙一直不接电话。
一群混混儿打扮的人从车前走过去。
徐大荣望着那些人,一语双关:被我抓住就死定了。
柳时镇跟着他下车,继续拨打电话:所以要先了解葬礼礼堂的位置吗?真是个心思细密的人。
柳时镇拍拍车,提醒伙伴:急诊室在这边。
徐大荣看着那帮混混儿的去向:正往那儿去呢。
两人从车尾离开,小偷就从车头处狼狈地冒出来,双方刚巧错过。
小偷打电话:我出来了,你在哪儿?(扔掉脖颈上的支架)到了吗?

11、急诊室 日 内
柳时镇与徐大荣走进乱哄哄的急诊室,四处寻找。
姜暮烟专注地检视外伤病人,完全没有在意口袋里的手机来电。
姜暮烟:会有点痛。(对护士)缝针,准备30号针和尼龙线。
护士乙:是。
柳时镇循着手机铃音来到附近。
姜暮烟对患者道歉之后接通电话:喂。
两人对视,心动。然而姜暮烟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正与“大老板”通话,表情变得不屑。
姜暮烟:大老板先生吗?
柳时镇:哦,是。可这电话为什么在医生手上?
姜暮烟:病人把它交给我就走了。是家属吗?
柳时镇:不是病人家属,是你现在拿着的手机家属。
姜暮烟懒得再理他,一边戴手套一边对患者:没感觉吧?现在要缝了。(无意间回头)摩托车事故受伤者去哪儿了?
护士乙:怎么又不见了……
姜暮烟:去X光室了吗?
护士乙不知该说什么,柳时镇推开她,对姜暮烟。
柳时镇:你现在和谁说话呢?
姜暮烟生气:难道你们就是,要把他送进灵堂的大哥们啊?
柳时镇:你说灵堂吗?(与徐大荣交换眼神,解释)好像有什么误会……
姜暮烟:崔护士,让这些大哥们在外面等。联系保安队,让他们好好看着别捣乱。赶紧!(对柳时镇)不能在这儿,到那边等吧。
护士乙推走柳时镇和徐大荣。
隔帘拉上,阻开柳时镇凝视姜暮烟的眼神。
徐大荣:把手机交给医生,看来那家伙已经跑了。
柳时镇魂不守舍:是啊,好像是跑了。
徐大荣:出去找吧,应该还没走远。
柳时镇:是啊,应该还没走远。你快去吧。
柳时镇傻笑,遭徐大荣鄙视。他连忙装病呼痛:啊!我的肚子……突然肚子……好像是盲肠炎……
徐大荣:盲肠不在这里。
柳时镇换个位置揉:是这边。肚子怎么了?
徐大荣:刚才那边才是盲肠。
柳时镇自嘲地转换话题:那个家伙找死啊!走吧。
隔帘内,姜暮烟做缝合手术。
护士乙:像黑社会,头目和副头目。(纠结)是不是我推得太用力了呢?
姜暮烟认真地穿针引线:别担心。用起刀来我更拿手。
患者惊到,艰难地吞咽口水。

12、医院灵堂附近 日 外
柳时镇:知道去哪儿吗?
徐大荣自信:猜到一个地方。刚才那帮家伙……
惨叫声打断徐大荣的话。两人回头,小偷正被刚才他们看到的那帮混混儿围在楼转角暴揍。徐大荣上前,柳时镇拉住他。
柳时镇:一定要找回手机吗?(犹豫)看起来他们很能打。
徐大荣:必须找回来。
柳时镇:为什么?难道有什么不能让人看的东西吗?(调笑)不光彩却很值得的?
徐大荣始终一副面瘫模样:是。
柳时镇对混混儿们喊话:嗨,大哥们,(捋袖子)大家都别动。
混混儿们放开小偷还有接应他的同伴。
混混甲:你们是谁?
混混乙: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葬礼礼堂前意气用事。
徐大荣对威胁置若罔闻,径直走到头破血流的小偷面前。
徐大荣:我们找他有点事。
此时柳时镇跟混混甲勾肩搭背,对方摸不清他们的底细,语气不像刚才那样嚣张。
混混乙:有事也得排队啊,两位大叔。
众人笑。
小偷抱徐大荣大腿求救:救命。
柳时镇:你是不是也偷了他们的手机?
徐大荣蹲下来:怎么回事?为什么挨打?
小偷:大哥,救命。手机一定还给你。
柳时镇踱至徐大荣身边:看看他们的人数……你觉得这是公平交易吗?
小偷的同伴还是举起手跪在地上不敢起身:起范说要退出组织。他们说交了退会费才能走。五百万韩币。
柳时镇故作惊讶:退会费?(拍徐大荣)这是你们黑社会组织的规矩吗?
徐大荣站起来:物价上涨了不少啊。
混混乙:原来是同行。和他交易没什么好处,不如我和你们谈谈。
徐大荣:好主意。和我谈吧。钱的问题就用钱来解决。(抽出钱夹)大哥我有的是钱。有本事就来拿,全都给你。
混混乙质疑:真的吗?
柳时镇期待:真的吗?
徐大荣低声:你别闹了。(对混混)真的。我是他大哥。(对小偷)你叫什么名字?
小偷:起范,金起范。
徐大荣:我是起范的大哥。如果能拿走这个钱包,退会费我付。有种就来拿。
混混丙往前凑,一柄折叠刀耍的眼花缭乱:要是个空钱包,你就死定了。
柳时镇看对方走位,云淡风轻地让出场地。
两名混混同时出手,徐大荣几招制服,钱包狠狠抽打对方脑袋。
柳时镇捡起折叠刀:哇,你们还带着刀。不行,你们这组织不行,今天解散了吧。(扔掉折叠刀)有刀的拔刀,有枪的拔枪,一块儿上。
两名吃瘪的混混从地上爬起来。
混混乙:一块儿上,我们人多一定赢!都拿刀!
十几名混混儿纷纷抽出折叠刀,把柳时镇和徐大荣围在圈中。
徐大荣:干嘛说那些废话。
柳时镇:正在后悔呢!还好没人带枪。
混混乙恶狠狠喊叫:都上!
众人挥刀一拥而上。

13、医生办公室 日 内
姜暮烟走办公室。
医生甲:姜医生帮我看看这个,好像肺部有问题。
姜暮烟接过X光片查看,护士乙走过来。
护士乙:摩托车病人,好像又跑了……家属来了……
姜暮烟:又跑了?家属在哪儿?
护士乙指了指急诊室。

14、急诊室 日 内
一名制服女军官焦灼地等待,姜暮烟走进来。
姜暮烟狐疑:尹明珠?
尹明珠:姜暮烟,前辈?
姜暮烟:你是这个病人的家属?
尹明珠:前辈是主治医生吗?病人在哪儿?先把病历表拿给我看看。
姜暮烟:又不是你的医院,凭什么看我病人的病历表?咱们之间怎么总是因为一个男人打照面呢?
尹明珠:我没时间跟前辈开玩笑,赶紧给我看病历表。这个人对我很重要。
姜暮烟:对你很重要?
尹明珠:伤得很重吗?主治医生怎么连自己的病人不见了都不知道?病人究竟去哪儿了?
姜暮烟:我还想问你呢!这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病人,钱都不付就跑了。既然你来了,就替他把钱付了吧。(对护士乙)联系保安队,查看一下男厕所。找不到病人就跟这位家属收取医疗费。
尹明珠:这么走了怎么行啊?
姜暮烟:和这位崔护士谈吧。不想接受治疗的病人,医院抓回来两次,已经仁至义尽。我很忙,失陪。
尹明珠:男厕所在哪儿?
护士乙:那边。
尹明珠气哼哼地直奔男厕所。

15、医生办公室 日 内
姜暮烟激愤:哎,简直……尹明珠来急诊室了!
表医生:尹明珠?那个陆军士官出身的尹明珠?
姜暮烟:是啊!陆军士官委培教育,和我们一起实习的,那个没教养的丫头。
表医生:就是把你暗恋男人抢走的,那个漂亮女军医尹明珠?
姜暮烟:喂,谁漂亮啊?眼睛大点叫漂亮吗?鼻子高点就叫漂亮啊?是不是有张脸都叫漂亮呢?她全是靠化妆化出来的。
表医生:她卸了妆也很漂亮呢。
姜暮烟:卸了妆也漂亮……那位前辈和尹明珠可没交往。
表医生:关于过去的说明就算了。来急诊室干嘛?受伤了?
姜暮烟:不是,是她男朋友受伤了。可她的男朋友也就二十岁的样子,她不是疯了吧?
表医生:说什么呢?明珠男朋友是军人。
姜暮烟:什么军人啊,头发可长了。
表医生:是军人没错。在他们同学群里非常有名,尹明珠的爱情故事。明珠恋人不是副官嘛。
姜暮烟:副官?那是什么?
表医生:军队级别不是有下士、中士、上士这些嘛,我的姑奶奶……
姜暮烟:不知道这些事很奇怪吗?你知道才奇怪呢!
表医生:反正,明珠的恋人好像是上士,会考出身,可明珠又是陆军士官出身又是军医,爸爸还是三颗星的将军,两个人门不当户不对。
姜暮烟:是吗?那把手机交给我跑掉的人是谁……

16、医院走廊 日 内
柳时镇和徐大荣架着一脸血的小偷金起范,尹明珠堵住他们。
护士甲跑过来接病人:崔护士,赶紧叫姜医生。
柳时镇与护士甲架走金起范,护士乙跑走。
徐大荣和尹明珠对视,两人目光复杂。
尹明珠:怎么回事?说你受伤了,不是好好儿的吗?跟我来。

17、急诊室  日 内
姜暮烟快步走进急诊室,护士甲给金起范擦血。
姜暮烟:这个病人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柳时镇一脸无所谓:发生了点事故。在附近发生了一点不雅的事故。
姜暮烟气愤:这可不是事故,是暴行。两个大人把一个孩子打成这样吗?
柳时镇:什么话……
姜暮烟:病人,谁把你弄成这样?是这个人干的吗?
金起范呻吟:不是。是这位大哥救了我。
姜暮烟循循劝导:病人,这里是医院,别怕。有保安队,照实说就行。是这个人打的吧?
金起范:说了不是这位大哥了。
柳时镇:不管他怎么说,你都不信吧?
姜暮烟睨他一眼,对金起范:给你注射镇痛剂,全身拍X光片。河护士,伤口包扎结束后……
护士甲:别担心,我会亲自带他去的。
姜暮烟:崔护士联系保安室,就说现在去确认监控录像。我给警局打电话。
姜暮烟吩咐完径直离开。
柳时镇追出:喂,稍等。

18、医院大堂  日 内
柳时镇追上姜暮烟。
姜暮烟:让开。
柳时镇:会让开的,但得把误会解除。那孩子说的都是真的,那孩子……
姜暮烟打断:我的病人是你的孩子吗?
柳时镇尴尬,换做低调的方式解释道:你的病人偷了我同事的手机,我们来找手机,刚好遇到他被人揍,所以就把他救了。
姜暮烟:救了一个偷自己手机的贼啊?
柳时镇点头。
姜暮烟:一般情况下把他揍个半死才正常吧?(拨打报警电话)喂,112吗?这里是海星医院急诊……
柳时镇挑起姜暮烟手中的电话,耍酷地接住,挂断。
姜暮烟:你这是干什么?
柳时镇:坦白说,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姜暮烟:是吧?
柳时镇点头。
姜暮烟:把手机还我。
柳时镇:其实,我们是军人,正在休假。如果牵连到暴力事件就麻烦了,得写各种各样的报告。拜托,帮帮忙。
姜暮烟:我为什么要帮你忙?你是军人还是流氓关我什么事?把手机给我。
柳时镇展示佩戴的士兵牌:这是大韩民国所有男人都有的,你不会信。(掏出证件)这个要说是伪造的,我也没办法。你哪个学校毕业的?
柳时镇不肯还手机,反而做出一副无谓的样子:海星学院的话,是明仁大学毕业的吗?
姜暮烟:你问这个干嘛?
柳时镇:你认识尹明珠吗?好像学级差不多。
姜暮烟的眼神呈现出些许失落:你怎么认识她?难道……上士、中士、下士什么官?
柳时镇:保安官。
姜暮烟:对了,保安官。你就是那个保安官吗?
柳时镇:虽然我不是那位,走吧,让明珠给你确认一下我的身份。
姜暮烟悄悄松了一口气。

19、医院走廊僻静处  日 内
尹明珠:好久不见。
徐大荣:是。
尹明珠:为了躲我,费尽心思。可你看起来气色不错嘛。
徐大荣:是。
尹明珠;我们能不能不讲究军衔,好好说话!要没有军衔,是不是根本就不理我了?
徐大荣:是。
尹明珠:你真的找死吗?要躲我到什么时候?(哽咽)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连生死都不让我知道?究竟要逃到什么时候?回答啊!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吧?
徐大荣目无焦点,淡然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希望尹中尉不要误会,我是为了你才离开的。变心了。我没本事为变心做辩解。仅此而已。
尹明珠:我不信。
徐大荣:没什么吩咐的话……
尹明珠:别这样……
徐大荣:告辞了。
徐大荣转身大步离开。
尹明珠:别这样,别走。徐大荣!站住!徐大荣上士,你对上级连个礼都不敬就走了吗?
徐大荣回身,端正敬礼。
尹明珠一步一步走过来:就这么站着,站到明天天亮,站到死为止。我一辈子不会接受你的敬礼。
徐大荣一言不发地敬礼,望着虚空。
柳时镇放下徐大荣的手臂,对尹明珠:你这是虐待行为。
尹明珠:这是卑鄙的军人精神教育。什么事?
柳时镇:我需要恢复军人名誉。你告诉她我们的身份。
尹明珠看也不看姜暮烟:这位可不会信我的话。
姜暮烟:比起初相识的人,怎么也该信旧相识的话。说说看。
尹明珠:是吗?那就报警抓他们两个。他们是逃兵。
柳时镇对着尹明珠的背影吐槽:你这个人……
徐大荣对姜暮烟:请把手机还给我。
姜暮烟:身份确认好了。(对柳时镇)还给他吧。
柳时镇对徐大荣:既然这样,那就看看这手机里究竟有什么。(对姜暮烟)那,误会解除了?
姜暮烟:只是确认了身份。暴行是另外一回事。跟我来。

20、医院监控室外走廊  日 内
保安:我们在找,大概需要五分钟。请在这儿等一会儿。
保安调取监控录像期间,姜暮烟与柳时镇各自等待,无意间手指相触,姜暮烟尴尬地找话题。
姜暮烟:和明珠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柳时镇:陆军士官的前后辈关系。
姜暮烟:哦。
柳时镇:身份也明确了。还一定要确认监控吗?我的样子可不像会说谎的。
姜暮烟:杀人犯们大多长得像老好人。
柳时镇:这话好像也对。
姜暮烟:突然这么认真我很怕的。这里除了我们俩没别人。
柳时镇:别担心,保护美女、老人和小孩是我的原则。
姜暮烟:幸好属于其中一类。
柳时镇:不属于吧。
姜暮烟:老人啊!
柳时镇:……
姜暮烟:大老板先生尊姓大名?
柳时镇:我叫柳时镇。你呢?
姜暮烟:姜暮烟。
柳时镇认真地:很高兴认识你。
姜暮烟瞥了眼对方伸出的手:别套近乎。

21、急诊室  夜 内
金起范被包成猪头模样躺在病床上,徐大荣站在旁边,像是监视他,又像是自言自语。
徐大荣:看到你刚才看我了。你练过什么功夫?我练过柔道,一直到高二为止。刚才一直挨打为什么不还手?
金起范:那样才能尽快结束。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练功夫呢?
徐大荣:看到你挨打时的姿势。练功之人,比起学打人都是先学如何挨打。
金起范:练跆拳道了。从小学一直到高中。
徐大荣:打得好吗?
金起范:得过金牌。
护士甲走过来:金起范病人的家属来了吗?得办住院手续。
金起范:不是说了没家属么。
徐大荣:家属在这儿。

22、医院监控室  夜 内
姜暮烟失声惊叫。
监控屏幕回放,柳时镇和徐大荣跟十几名混混儿缠斗的画面。
姜暮烟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看到柳时镇一人制服数名坏蛋,不由兴奋道:是、是,就那样!好!打的漂亮!
姜暮烟再看向柳时镇的目光满是欣喜。

23、医院走廊  夜 内
姜暮烟:情况确认过了。抱歉误会你了。
柳时镇:如果觉得抱歉,我真有不舒服的地方,你能帮我看看吗?
姜暮烟:哪里不舒服?
柳时镇指左腰:这里。
姜暮烟一指头戳过去,柳时镇惨叫弯下腰。
姜暮烟:装得有点夸张哦。
柳时镇掀开衣服,姜暮烟大惊失色,那里果真贴着染血的纱布。姜暮烟探查伤势,柳时镇出神地看着她。

24、消毒室  夜 内
姜暮烟给柳时镇的伤口缝针:好像是刚才打架的时候,缝合的地方裂开了。什么时候受的伤?
柳时镇:有几天了。
姜暮烟:怎么受的伤?
柳时镇:在部队挥锹的时候。军人必须经常挥锹。
姜暮烟:是吗?真是奇怪的部队。挥锹的时候还中了枪。这是枪伤。
柳时镇意外:你见过枪伤?
姜暮烟:在韩国当然没见过。去非洲当志愿者的时候见过。
柳时镇:既然你知道,那我就告诉你。(郑重地)其实,这是在诺曼底受的伤。那时,我在枪林弹雨中,救出了战友。
姜暮烟正色:那位战友的名字,叫大兵瑞恩吗?
两人对视,柳时镇失笑。
姜暮烟:缝好了。一周后可以拆线。这期间需要不断消毒。部队也有医院吧?
柳时镇:可以来这里吗?
姜暮烟:这儿不远吗?
柳时镇:远。可以每天都来吗?
姜暮烟:每天有点夸张。一周三次。一周来四次的话痊愈得快些。
柳时镇:你当我的主治医生吗?
姜暮烟:伤口消毒是不是主治医重要吗?
柳时镇:当然重要。尤其是主治医的美貌很重要。
姜暮烟:选择主治医的标准是美貌的话,恐怕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我帮你预约,两点过来吧。
柳时镇:医生的话,没男朋友吧?因为太忙。
姜暮烟:军人的话,没女朋友吧?因为太苦。
柳时镇定定望着姜暮烟:谁来回答啊?

25、部队宿舍  夜 内
战友甲高举镜子,柳时镇拎着两件衣服在身上比划。徐大荣夜跑回来。
柳时镇:副队长,这件好还是这件好?
徐大荣:穿那么漂亮去哪儿啊?
战友甲:右边那件再比试一下看看。
柳时镇:明后天去海星医院。消毒。
弹吉他的战友乙停下手:医务队就在前面,非得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去消毒。
柳时镇对镜试装:体力就是国力。在拥有大韩民国最高水平医疗队伍,最先进医疗设备的海星医院接受治疗,用健全的身心状态,捍卫祖国!
战友甲:喔!
徐大荣:医生漂亮。
战友甲:啊!
柳时镇:部队医院里没有美女啊。
徐大荣:有。
战友甲:对,我也认识!不是尹明珠中尉吗?(陶醉)真是漂亮极了。
众人目光怪异,战友甲犹自滔滔不绝。
战友甲:可听说被男朋友甩了。真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战友乙、丙抓住甲塞进穿衣柜里。
战友甲:你们干嘛?
柳时镇:你这小子,多大的好奇心?竟敢拿来换命!
战友甲从柜中探出头,无辜地:我换什么了?
柳时镇叹气。
徐大荣:我也明后天去海星医院。(对柳时镇)搭个车。
柳时镇:副队长为什么去?

26、海星医院缴费处  日 内
徐大荣接过银行卡与缴费单。
工作人员:住院费结完了。
柳时镇叹息:军人工资才多少。(警告金起范)多保重!想要做坏事别让我看到。(对徐大荣)我去看医生了。
徐大荣把单据递给金起范:好好吃药。吃药前好好吃饭。
金起范:谢谢你帮我付款,我还不了,如果想借此机会说教的话……
徐大荣:没想说教,你走吧。走了。
金起范叫住他:偷了你的手机,对不起。
徐大荣:知道了。
徐大荣扭头离开。
金起范:哎,那个……挨打也不行,给钱也不行,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徐大荣:逃到一个绝对追不到的地方。
金起范:那?是哪儿?

27、医院大堂 日 外
柳时镇左右寻找姜暮烟。几名护士推着担架车的重伤患者匆忙进来,姜暮烟跪在担架车上满手满身是血,她正给病人做心肺复苏。
姜暮烟急道:前面!让开一下!河护士,好像还需要更多的血。
护士甲:我再准备五袋。
护士甲迅速离开做准备,担架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姜暮烟:前面让开一下!(对护士乙)干嘛呢?快点儿。
柳时镇顾不得搭话,连忙顶上护士甲的位置,推起担架车快步奔向手术室。

28、手术室 日 内
柳时镇被隔在门外,手术室旋即亮起红灯。旁边信息板标明——2号手术室,主刀医师姜暮烟,LED时间显示12:27。
柳时镇独自一人在手术室外等候。
灯光渐暗,过时空。
走廊空无一人。
姜暮烟揉肩走出手术室,回头看了一眼时间。
18:04

29、部队训练房/医生休息室 夜 内
柳时镇半裸上身做引体向上,棱角鲜明的肌肉满是汗水。
手机铃响。
柳时镇:喂。
姜暮烟:柳时镇先生吗?我是姜暮烟。
柳时镇:手术结束了吗?
姜暮烟:是的。听说你来过医院了。
柳时镇:被医生放鸽子还是第一次。
姜暮烟:有个紧急手术,
柳时镇:活了么?
姜暮烟:什么?
柳时镇:那个紧急手术的病人。
姜暮烟:是的,救活了。
柳时镇:真厉害啊!这是你的手机号吗?
姜暮烟:是。
柳时镇:你有我号码啊。
姜暮烟:把我号码存好。
柳时镇:希望明天能见到你。
姜暮烟笑道:你讲话从来不知道婉转吗?
柳时镇:我是说明天一定得看病。
姜暮烟微微尴尬:是啊。我也是这个意思。
柳时镇:好像不是呢。
姜暮烟:这么不信任主治医生?吃药了吗?
柳时镇:不吃药的话会严重吗?需要住院什么的吗?
姜暮烟露出笑容:明天预约几点合适?
柳时镇:别了。不如现在见吧。
姜暮烟无语,两人表情渐起变化。
柳时镇:不愿意吗?
姜暮烟:愿意。来吧。

30、医院大堂/洗手间/电梯间 夜 内
柳时镇焕然一新地出现在医院大厅。姜暮烟已经换好常服,对镜整理妆容。
电视墙播放的一条新闻引起柳时镇的注意。
新闻——两名联合国职员遭绑架。
与此同时,柳时镇的手机铃响。
柳时镇:团结。现在位于首尔江南海星医院。是。待命。
柳时镇说着跑向电梯间,两部电梯一上一下,与姜暮烟交错而过。
姜暮烟接电话:到了吗?
柳时镇(OS):是的,到了。不过突然有点事情现在要走了。
姜暮烟:你、要走啊?现在哪里?
柳时镇(OS):屋顶。
姜暮烟:屋顶?哪儿的屋顶?

31、医院大楼天台 夜 外
柳时镇站在天台上,姜暮烟走过来。
姜暮烟:在这儿干嘛?
柳时镇:很抱歉,这一次我要放你鸽子了。
姜暮烟刚要说些什么,就被直升机的轰鸣打断。
姜暮烟:有急诊病人。别在这儿,去一楼。
柳时镇:不。是来接我的。
姜暮烟:接你吗?什么事?(惊讶)发生战争了吗?
柳时镇望着直升机盘旋:在某个地方。不是这里,别担心。
姜暮烟:那到底什么事,直升机来接你走?
柳时镇:以后再跟你解释。不过我们约定一件事吧。
两人看着飞机降落。
柳时镇:下周末再见吧?不要在医院,在其他地方。
姜暮烟:你不来看病吗?
柳时镇:我会平安回来。到时和我一起看电影吧!
姜暮烟看看他再看向直升机,面露犹豫。
柳时镇扶住她的肩膀:快回答。没时间了。好?还是不好?
姜暮烟坚定点头:好。
柳时镇:说定了!
姜暮烟望着他跑向飞机的背影,满眼不舍。柳时镇登机前,朝姜暮烟微微一笑。

32、天空 夜/日 外
直升机在城市的夜空盘旋。
过时空。
一架军机穿破云层,迎向初霞。

33、机舱内 日 外
机舱内的柳时镇与徐大荣等战友们荷枪实弹全副武装。
飞机突然一阵颠簸。
飞行员:抵达作战地区。现在开始战术飞行。
机舱灯灭。
众人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柳时镇低声:飞了多久了?
徐大荣:七个小时。
柳时镇:那,目的地是……
徐大荣:是的。
众人扯下脖子里的士兵牌交给徐大荣。
柳时镇:哈利波特。
徐大荣:这儿全都是厉害的角色,小心点。
“是。明白”。“为什么要摘掉编号牌。”
徐大荣:如果我们在作战中牺牲的话……
柳时镇:不能留下身份。
红灯闪烁,机舱门缓缓打开,柳时镇与徐大荣带领战友们走向舱门。
“这里是哪儿啊?”
柳时镇:阿富汗。

34、天空 日 外
飞机沿高山河谷曲折飞行,远处的硝烟炮火宛如人间炼狱。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