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赚钱两不误 动画人也有“钱途”

在高考填志愿,选择动画专业时,朱宇辰想象不到,自己未来会从事科普工作,还赚到了钱。

与其他同专业毕业生的出路类似,朱宇辰从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毕业后,顺利进入动画行业。2016年,怀揣着创业梦和动画梦,他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创立“重力聿画”。“重力聿画”四个字,实际是把“動畵”的繁体字拆开,寓意着“很多人用灵巧的手做动画”。

最初,大家主攻传统动画番剧内容,制作并上线了国内第一个原创美食类番剧《食神魂》。但原创动画初期变现模式不足,仅依靠一部番剧,很难收支平衡。 “为爱发电”固然可贵,但,人终归是要“恰饭”的嘛。

如何让团队“吃饱饭”,成为萦绕在朱宇辰眼前的最大难题。

 动画人做科普,我们是认真的

破灭的幻想,总把破灭饶恕,又在饶恕中涅槃重生。

2019年,短视频科普的兴起与走红,让他们重新看到“风口”与希望。一次,团队里一位“00后”边吃薯片边感叹:薯片这么好吃,究竟是怎么发明出来的?这给了朱宇辰启发与灵感:民以食为天,“吃”是个永恒的主题,不如干脆转型做美食类科普?

他在调研后发现,在抖音上,介绍美食起源、文化的科普类账号相对较少,尚算得上一片“蓝海”,而用动画形式进行效果呈现、并成功孵化出“IP”的,更加凤毛麟角。这给了大家信心和底气。

自动草稿

@我是不白吃 抖音首页

在内部进行激烈讨论之后,团队做出了在当时看来颇为冒险的决定:“All in 动画科普”——创立抖音动画账号@我是不白吃 ,结合自身原创制作能力,孵化更具市场价值的动画IP、探索更可观的变现空间。朱宇辰担任总导演,同时又是编剧和配音,加上原本就有较强内容创作产能的成员,一个“小而美”的团队就此搭建完毕。

自动草稿

@我是不白吃 总导演朱宇辰

“做科普,哪儿能赚得到钱?”团队每个成员都遇到过上述“灵魂拷问”。但在朱宇辰看来,大家的决定,虽然冒险,但值得一试。在他看来,优质的内容是永远的硬通货。不要急于商业变现,先把内容做好,用专业影视制作标准制作短视频动画。观众有了,面包自然也会有了。

如何从技术层面做好动画,对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出身的团员们并非难事。真正的难点,是如何确保知识内容的权威与准确。“坦率讲,我们从不担心我们的动画水平,最怕的是知识传递不准确。我们绝对不能成为谣言与谬论的搬运工。”朱宇辰直言。

为确保科普内容的严谨性,每个选题都要经受“放大镜式”的论证,团队成员共同参与讨论,借助权威、专业的典籍资料,进行多方查证和交叉验证,力求知识内容正确、严谨。

题材上,@我是不白吃 延续了《食神魂》的美食主题,但更接地气。在创作初期,为了吸引用户注意,选题往往从身边的食物讲起。第一期视频是“处女秀”,意义重大。大家生活中熟悉但是来源却又陌生的油条就成为首条视频的“主角”。@我是不白吃 用40秒的视频,介绍了油条这一北方常见早餐吃食的历史起源。

自动草稿

@我是不白吃 首条视频

视频发布之后,每个人都内心忐忑,大家不知道这个自称有文化的“小黄人”,能否迎合抖音用户的“口味”。如果第一条视频就“扑街”,又该如何补救?好在,点赞量逐步攀升,最终定格在20多万。这让团队备受鼓舞,也让朱宇辰决定,继续“摸黑儿走下去”。于是,豆浆、臭豆腐、大盘鸡、云团面......餐桌上的“常客”,都陆续成为被科普的对象。

做了一段时间,单条视频的点赞量大体在10万至80万之间浮动。这个成绩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在与团队成员讨论后,朱宇辰决定做出微调,在维持视频时长不变的基础上,增加知识信息含量和趣味性,希望能走出瓶颈,更进一步。

起先,有团队成员反对,认为这样“讲不清楚故事”,用户会“懵”。而朱宇辰认为,这恰恰是他想要的。“如果继续四平八稳地介绍单个食物,用户会对我们产生审美疲劳;而食物其实有着非常多不为人知的冷知识,不如尝试一口气介绍若干种食物的‘近亲’,这样或许能有新突破。”

于是,这条40秒长的视频,相继介绍起橘子、橙子、柚子、柠檬等一箩筐有“亲缘关系”的水果物种起源。信息量变大了,但内容更有趣,也赢得了用户的青睐。它也成为@我是不白吃 首条点赞量破百万的视频。

自动草稿

@我是不白吃 首条点赞量过百万的视频

  “恰饭”有道,羽毛是最大的本钱

面包果然没有迟到。

账号做起来后,商业机会也前来敲门。不断有食品、饮料公司前来问询合作机会,其中不乏大型知名集团。

“当你的视频有用、有趣,即使是‘恰饭’视频,也不会被用户反感,他们甚至不会吝啬点赞。优质的带货内容,同样能帮你涨粉。”这是朱宇辰初次尝试商业合作后,得到的启发。在他看来,好的商业合作,能给品牌方和用户带来双向价值,同样是科普的有机组成部分。

起初,@我是不白吃 的商业合作主要通过抖音精选联盟与抖音购物车。今年3月,团队首次尝试直播带货,采用虚拟IP形象与真人、实景相结合的形式,提升带货转化效果。大家希望,能定义虚拟主播直播间的标准模式。

在与国内某知名乳业集团合作中,“不白吃”虚拟IP形象走进牧场直播,向用户展示品牌牧场奶源,品牌视频单日曝光量超过2000万,纯牛奶成交总额超过50万元。直播带货获取的广告费用及佣金分成,足以抵消动画制作的成本。

自动草稿

惹人喜爱的“小黄人”

商业利益,对任何内容创业者而言,既可以是“雪中送炭”,也可以是“潘多拉魔盒”。在利益面前,朱宇辰始终警醒团队,要保持头脑清醒、谨慎逐利。团队为此建立起一套严格的选品标准,谨慎选择与账号定位相匹配的产品,挑选具有优质供应链资源的客户,达成长期稳定合作。

朱宇辰要求团队,对带货分享的商品,必须要试吃和试用,了解产品优势后再决定是否合作。一次,一家零食厂商找上门来,希望合作商业推广。这是一笔“大生意”,但朱宇辰在背调后发现,这家企业看似知名,实际是一家“作坊工厂”,销售的是“三无产品”,于是果断拒绝了对方的合作需求。

“越是商业合作内容,越要保证其内容质量,甚至要用更高的标准、更挑剔的态度去审视。”朱宇辰坦言,用户的信任,是内容创业者最大的本钱。一旦信任被打破,自身长久积累起来的“羽毛”转瞬间不复依存。

谈及未来,朱宇辰认为,路是一步一步迈出来的,你很难猜到下一块巧克力,究竟是什么口味。在选择动画专业时,他没有想到自己未来会创立动画公司;在创业初期,他没有想到自己能通过做短视频动画科普,赚到一笔钱。

不过,他依然踌躇满志,希望团队今后能试水更多领域,制作更有趣的动画,探索更有效的商业模式。

做动画、做科普、做商业变现......不管对未来的期许如何,大家都坚信一点:当年选择的路,真成了。

(文/李伟)

(来源:光明网)

参与评论